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亲近黄果树 » 玩转黄果树 » 游在黄果树

乾隆时期的黄果树原来长这样!280年后,它成了万绿丛中一抹白

发布时间:2018-07-05 09:08 浏览量:0次 打印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万绿丛中一抹白


  雨后,黄果树瀑布在青山绿树的映衬下,更显磅礴壮美,真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然而,谁曾想到,在历史长河中,因石漠化严重,大瀑布也曾黯然。


  至少在1738年至2000年前的两百多年间,大瀑布旁没有形成过茂盛的森林,它就这样一直孤零零地悬挂在光秃秃的荒山野岭中。


  280年间,黄果树瀑布经历了什么?有着怎样的故事?且听今今为你讲述“万绿丛中一抹白”的故事!

  别了,光秃秃的黄果树瀑布

  6月13日下午,黄果树半边街生态长廊。由于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瀑声震天。几位广州来的游客正循声四处寻找大瀑布。

  “变了,变了。”他们说,十几年前来过黄果树,那时在半边街上就能看到瀑布,沿线到处是民房,垃圾遍地,乱糟糟一片。但现在,所有民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沿线两侧的绿色景观,瀑布也被遮挡住了。

  沿着步道走下核心景区后,几位广州客人终于看到了大瀑布的全貌。他们有了惊喜的发现:在周围茂盛林木的簇拥和映衬下,大瀑布成了“万绿丛中一抹白”。

  这种景观,以前是根本无法形成,更是看不到的。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以来,大瀑布周围岩石裸露,有少量的灌木林,像样一点的大树根本没有多少。

  这种变化,有长达百年之久的影响记录为证。黄果树瀑布周围,至少在1738年至2000年前的两百多年间,石漠化严重,没有形成过茂盛的森林,大瀑布就这样一直孤零零地悬挂在光秃秃的荒山野岭中。


1738年,邹一桂创作的画作黄果树大瀑布。


  乾隆三年(1738年)夏季的一天,贵州提学使(教育行政长官)邹一桂一路西行,数天后来到黄果树大瀑布前,画了一幅“戊午夏日过白水河观瀑”的写生画,将280年前夏季雄浑的大瀑布定格在纸面。画中,山体岩石裸露,一挂瀑布倾泻而下,画中仅有一棵大树。迄今为止,这是发现以绘画艺术形式表现黄果树大瀑布的最早作品。



1842年,法国传教拍摄的黄果树大瀑布。


抗日战争时期,美军官兵与中国将士在黄果树大瀑布前合影。


  过了近百年后,即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一位法国传教士来到黄果树,用相机记录大瀑布倩影;又一个百年过去,抗日战争期间,当年援华美军官兵与中国将士奔赴缅甸前线,途经黄果树半边街时以大瀑布为背景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两张照片显示,大瀑布周围山体全是光秃秃的,几乎没有树木。


2011年,尚未搬迁的半边街(刘继灵 摄)。


  半个多世纪后,即2011年,安顺市青年摄影家协会摄影师刘继灵航拍的一张黄果树景区全貌的图片显示,大瀑布中心景区有了绿化,有的区域还绿树成荫。但刺眼的是,半边街公路沿线两侧,密密麻麻建了许多灰色的水泥平房,就像长在景区身上的一块“牛皮癣”。那个时候,半边街住了923户3000多人。

  安顺市林业局局长胡强说,古人画作及几张摄影作品说明,黄果树一带由于特殊的地质地貌,石漠化严重,一直“先天不足”,申遗遭受切肤之痛后,经过20多年的战天斗地,黄果树的生态才有了现在的改变。

  一位游客说,以前,因为周围林木稀少,只有大瀑布一家独唱,现在,大瀑布核心景区的山体都披上了绿装,簇拥并映衬着大瀑布,黄果树变成了山水大合唱。

  被撤销的申遗

  去年底,黄果树景区宣布正式启动申遗工作。事实上,早在25年前,就已经有过一次申遗。

  当时,黄果树一度被认为全国最有希望申遗成功的第三处景区,泰山、黄山分别于1987年和1989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1990年,时任国家建设部副部长的储传亨来到黄果树景区考察后说:“这么好的资源,不申请世界遗产太可惜了!”

  1991年元旦刚过,贵州省便成立黄果树风景名胜区“申遗”工作小组,资源调查研究小组和申遗资料汇编小组也相继成立。

  1991年年底,两个小组历时数月完成动物、植物、自然景观资源等摸底调查。省政府拿出30万元搬迁位于瀑布顶部的黄果树中学,省长基金拨专款印制申报必备材料,风景区内分布不协调的建筑和违章建筑予以拆除,之后向国家建设部提交了申遗材料。

  得知黄果树景区申遗后,邻近的四川、湖南等省也动起来,石林、九寨沟、张家界等景区的申报材料也被递交到建设部。

  “大考”终于来临。1992年6月11日至13日,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来自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两位专家卢卡斯和桑切尔对黄果树的资源、环境进行了考察。3天的考察结束后,卢卡斯临上飞机前说:“黄果树的风景资源在亚洲是最有影响的。”

  在场人无不欢欣鼓舞,都认为胜券在握。

  不料,专家在离开贵州后提出“暂缓提交”的建议。理由是黄果树的风景资源虽然很好,但人工痕迹太重,“半边街”在短短2公里公路沿线两侧居住了923户3000多人;生态环境差,森林覆盖率只有7.2%。

  按照“世界遗产”申报规定,一处景区只能申报一次,若被否决,便永远不能再申报。因此,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会议讨论表决前,国家建设部明智地将黄果树申报材料撤回。

  事后有专家总结,黄果树落选的自身原因有四:一是半边街村寨人口太多、太密;二是部分违章建筑破坏了原有的地形地貌,人为痕迹和城市化现象严重;三是生态环境、植被覆盖较差;四是上游水土流失和污染较为严重。

 再造黄果树

  针对黄果树申请,建设部当时给贵州作了这样一个的回复:如果恢复生态环境,提高生态质量,搬迁半边街,加大水土流失治理,还有很大希望。

  黄果树从住建部的回复中看到了一线希望。当时,省领导要求加大景区绿化和黄果树“半边街”的搬迁工作,力争10年后再次申报。

  实际上,当时黄果树的问题远不止专家提出的那些。黄果树开发虽已20年,但一直没有垃圾处理厂,垃圾均运到低洼处堆放。

  当时有专家预言,若不下大力进行生态重建,50年后黄果树作为风景名胜将不复存在。

  为了彻底解决好上述一系列问题,还公众一个绚丽多姿的黄果树,1999年4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决定成立黄果树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并赋予其相应的管理职能,对景区内的资源保护、开发、建设、经营和地域经济社会发展实行统一领导和管理。

  黄果树管委会成立一年,就大力抓了景区的外围绿化和25度以上坡地的退耕还林及黄果树新城的规划工作。仅2000年,就完成景区内11700亩的退耕还林工作,这是黄果树景区开发20年来绿化面积最大的一年。

  一年一年过去,黄果树周边的山体也越来越绿。


如今的黄果树核心景区,已是满目苍翠(刘云贵 摄)。


  然而,由于没有资金,无法对半边街923户1000多人进行搬迁,10年过去了,生态环境很大程度上虽然有了改善,但“人工痕迹”依然存在。

  直到2006年,半边街的搬迁工作终于启动。

  搬迁工作中,景区工管委制定较为优厚的条件,确保被搬迁户“搬得出、留得住、能致富”,将区位较好的黄果树迎宾大道旁边的大型停车场对面作为搬迁安置区。主要采取政府统一安置、自建房、货币补助等形式。

现在的半边街天主教堂处


  半边街的所有住户搬迁后,将产生近20万平方米的空地。按照规划,景区将在这些空地上植树绿化,迅速对瀑布景区面积扩容,让游客观赏黄果树大瀑布的视角更加丰富,为打造黄果树旅游升级版奠定坚实基础,把美景“还”给广大游客,让它们与大瀑布融合在一起,最终达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标准和要求。


现在的半边街已经成了生态长廊


  2013年9月3日下午,随着半边街最后一户住户搬迁,历时近7年的搬迁工作才划上圆满的句号。至此,923户3000余人全部搬出半边街,整个搬迁工作投入近10个亿。

  随后,投资5000万元的“半边街生态覆绿”工程启动,工程包含拆迁地覆土、新建游道、公路改造、绿化恢复等。经过约半年的施工,工程全部完工,昔日杂乱无章的半边街摇身一变成了生态长廊。

  绿,是这样一点点“攒”起来的

  回望黄果树的生态治理之路,虽然走得慢而艰难,却很稳健。

  2004年,黄果树的森林覆盖率为20.5%;至2011年,森林覆盖率达到了50%以上,核心景区的森林覆盖率已超过70%;2017年,森林覆盖率达到56%,核心景区森林覆盖率达到了79%以上。

  黄果树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土层厚度特别薄,平均厚度不到20cm,宜林荒山荒地海拔高、水分蒸发快,气候干旱,大部分都是石漠化特别严重的地区。

  要在这上面造林恢复植被,谈何容易?

  “黄果树今天能绿得这样耀眼,是与几届领导以及广大职工的努力分不开的。”安顺市林业局局长胡强说,黄果树管委会成立后,历届领导对绿化工作都非常重视。他说,10多年前,广西一个县境内要修水电站,沿岸将淹没大量的树林,管委会一位领导从中看到了机会,立即率队前往,以低价选购了一批树,运回栽在黄果树核心景区。

  此外,还采取客土造林等多种方式,让黄果树绿慢慢变绿起来,20多年的绿化工作,是黄果树人付出了令人无法想像的艰辛。胡强说,黄果树的“绿”,可以说是黄果树人一年一年、一点一点地“攒”起来的。

  2015年,黄果树瀑布荣获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颁发的“全球低碳生态景区”荣誉证书及奖杯,成为旅游区生态建设典范。

  黄果树景区的森林覆盖率就这样艰难而显著地提升,1999年提高到30.35%,2011年达到50%以上;2017年达到56%。更值得一提的是,核心景区森林覆盖率达到79%以上,比当年7.2%增长了十倍有余。

  黄果树旅游区的新目标是,力争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65%,核心景区森林覆盖率达90%。这个目标,高于全省,基本是全国最高水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